新蜂中文网
当前位置:新蜂中文网 > 古典言情 > 宫廷斗争 > 金牌狂嬷

第四十五章 回府

小说:金牌狂嬷 作者:爱吃橙子 更新时间:2015/6/3 23:34:09 字数:3069 繁體版 全屏阅读

    不否认就是承认,她端着饭碗的手顿住了,不管是在这里还是以前那些皇宫的电视剧上,从来没见过哪个皇子是需要自己动手烧饭的。

    这样简单的一件事,可以想象他这些年在皇宫的日子过的有多么的艰辛。

    “为什么?”她夹了一块肉片,味道不错可以想象这样厨艺绝不是一朝一夕养成的,有些心疼。

    “当初母妃离世,我独自一人身边一个人也没有,本以为听母妃的遗愿好好听皇后的话就有饭吃,谁知道……屡次中毒最后没法子只有自己动手还能吃些饱饭……”三言两语石破天惊。

    一个皇子到了需要自己做饭才能吃的地步,可想而知那时的他饱受着多大的威胁。

    “很好吃。”她咽下眼泪,此时她不能哭,这样的人应该值得敬佩的,他肯与她分享说明她已经是他的朋友了。

    青牧易没有说话,为她倒上一杯酒默默地吃饭。

    这一顿饭吃了很久,却是前所未有的美味口可,也是第一次他们相处这么久时间难得一次不吵嘴。

    “谢谢你信任我。”吃完饭,天空已经有些微亮了。

    秦小小走在他的身后说,声音不大前面的人却是一顿,“收拾好了,我们回府了。”

    丢下这一句,他走回书房。

    秦小小高高兴兴回房,将这个好消息说给了云儿听。

    云儿一听能离开这个皇宫开心的不得了,急急忙忙就开始收拾东西去了。

    一个时辰后,两个小丫头就来到了书房门口。

    青牧易和七殇已经在那里等着了,青牧易今日难得一身的白衣飘渺。

    看得秦小小眼晕,他穿着洁白似是比起那欧阳澈更多了几分清俊,只是面色太过冷漠,有些让人看不习惯罢了。

    “你这是什么情况,这白衣是你的?”她也就随口问了出来,不过一说处来她就后悔了。

    青牧易狠狠瞪他一眼,然后一甩袖往宫外走去。

    门外马车已经等了许久,幸运的是这一次他没有恶毒的让她在下面走着。

    秦小小讪讪:“奴婢一不愁吃二不愁穿,孑然一身,想法单纯,自然活的逍遥自在。刑小姐是刑太师的孙女,有呵护加身,活的也很逍遥自在嘛。”

    说这话秦小小自己都觉得特假,能在这皇室缝隙中混出个人模狗样的,哪一个不是有心机的,也唯有自己总是走狗屎运,每每到了凶险的时候总能化险为夷。

    刑清雪目光含笑,趁秦小小猝不及防拉住了她的手:“我初到四皇子府中,很多事情都不甚清楚,日后同在屋檐下生活,还望小小多多提点才是。”

    秦小小借着摆手的当儿抽出手,干笑两声:“提点谈不上,有什么需要邢小姐尽管开口,四皇子会满足你的。”

    说完秦小小自己都红了脸,“满足”这个词可不是能随便说的。

    偷眼看向刑清雪,见她脸上无异样,直道自己思想龌龊,不自然地冲着刑清雪笑笑。

    想想也是啦,两人有这一层兄妹的关系,再加刚才一舞给青牧易带来的撼动,他对刑清雪的看法和之前相比应该有所改观了吧。

    当然,这只是秦小小一厢情愿的想法。

    刑清雪不着痕迹地抽回自己的虚空的手,望着秦小小的眼睛别有深意。

    “你真是个有趣的人,怪不得表哥对你那么上心。”话里话外都把秦小小往坑里带。

    秦小小心中直呼冤枉,跟她说了没关系了,还一个劲儿地往青牧易的话题上扯,无非就是试探自己呗。

    两手一摊,极其诚恳地看着刑清雪:“宴会之后,解决了赈灾问题,我就收拾行囊走四方了,和青牧易再无任何瓜葛。我这样讲,邢小姐懂否?”

    不懂那就是装了,无非就是试探嘛,索性给你透个底信儿,也好让你这疑神疑鬼的毛病去了。

    秦小小那豪迈一挥手,壮志走四方的样子把刑清雪惊在了原地。

    她倒不是惊奇她毫无女儿态的样子,而是惊奇青牧易居然答应了她这种匪夷所思的要求,秦小小倒也舍得放下这浮华的生活一个人外出闯荡。

    “表哥怎么办?”刑清雪问出口。

    秦小小动作一滞,什么怎么办,我走我的,关他什么事,反正都已经答应了。

    身后一大堆的烂摊子,二皇子青牧宇,姑姑齐晴,皇后娘娘,派人监视自己的皇上,还有那个时不时跳出脑海扰乱自己思绪的欧阳澈,这么多的人,她一个人哪里应付的过来。

    挥一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当然,盘缠是决计要带足的。

    还在幻想自己的大好旅行路线,逍遥自在生活,一个极为扫兴的声音传来:“别忘了,直到现在我也没有答应。”

    要不是因为在皇宫里,要不是因为面前有刑清雪,秦小小真想一个弹跳起来挠他。

    “你明明就答应了的。”秦小小底气十足地盯着他,死死盯着他,看他会不会脸红。

    某人耸肩无所谓:“空口无凭。”

    你丫的够狠!秦小小现在后悔当初为毛没有立下字据了。

    刑清雪眼看两人一唱一和,把自己晾在一边,颇觉心里不舒服,尤其是青牧易压根就忽略了她的存在。

    纵使秦小小那般和他怒骂,他也是含笑而望,眼里的深情和宠溺一览无余,他似乎并不避讳把真实情感流露出来,尤其是在自己面前面对其他的女子。

    “表哥,你怎么也出来了?”刑清雪试图找话题。

    青牧易似乎才注意到她:“了然无味。”这是对宴会的评价。

    “我的贴身嬷嬷都不见,自然要出来寻上一寻,唯恐又给我捅娄子,烂摊子可不是那么好收拾的。”后面的话都是说与秦小小听的。

    秦小小不服气地瞪了他一眼,若不是刑清雪在这儿,真想上前撕烂他那张破嘴。

    “奴婢这就回去,省得被人乱嚼舌根。”秦小小白眼一翻,朝乾玄宫走去。

    胳膊一麻,抬头迎上青牧易戏谑的目光:“我不想回去了,你就陪我四处走走。”

    说完,也不管哇丫丫大叫着喊疼的秦小小,对刑清雪淡淡:“表妹知道回去的路吧,不送。”扭头拉着秦小小离开刑清雪的视线。

    刑清雪连个回答都还未来的及出口。

    张这么大,偏偏在青牧易这里吃了鳖,刑清雪想想都是满肚子火,尽数都归罪在了秦小小身上,若非有她,青牧易也不会这般待自己。

    拢于袖中的拳头握了又握,指甲深入嫩肉中,疼痛也赶不上刚刚青牧易给她的冷板凳来的刺痛。

    云茗来寻她:“小姐,刑太师叫奴婢来寻你,说是有话要嘱咐。”

    刑清雪望了眼秦小小和青牧易消失的方向,未答话,随着云茗回到了乾玄宫。

    皇中。

    “放手!手腕断了!”秦小小一路小跑跟着青牧易,没好气地大力甩动他钳制自己的手,一连几次未成,倒是手腕越来越疼。

    秦小小欲哭无泪,虐待啊,活生生的虐待。

    猛然的,前方的身影站定,秦小小一个惯性加没注意,直直朝着他撞了上去。

    好在是人肉,秦小小松了口气,可是鼻子还是被撞歪了。不放心地摸了摸,酥麻的疼。

    “对待下人有点儿人性好不好,早晚被你折磨的四肢不全!”秦小小咆哮着,小脸扭曲的跟麻花一样。

    心想反正就要不干了,破罐子破摔谁怕谁啊。

    听说过老板炒员工鱿鱼,今儿赶潮流她也赶赶潮流,在古代掀起最潮,下人炒主子鱿鱼!

    幸好大多数人都去乾玄宫忙着中秋宴会,这样大嚷大叫也省得担心招来侍卫了,反正身边还站一高等喘气儿的主儿。

    青牧易嘴角勾着好整以暇的坏笑,看向秦小小的目光却令她不由得打鼓。

    “你……你又憋着什么坏水呢?你交代的任务我都完成了,别翻脸不认账啊。”秦小小怕的就是他这招。

    人家不想放人,就算自己有心跑,冲七殇那个厉害,分分钟把自己抓回来。

    青牧易就喜欢看她担忧又害怕的样子,觉得十分有趣,本来就不想放她走,有心逗逗她。

    “刚才不是说了吗,空口无凭,我不承认你又能怎么办?”

    秦小小火了,瞪大眼睛望着青牧易,鼻子再痛也不管了。

    妈的,他耍赖皮啊。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都说了要放我走的,事儿完了就反悔,你……”

    “你”了半天,急的眼泪都快出来了,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青牧易看着她着急的样子,心中觉得好笑。

    此时秦小小脸上的妆容还未褪去,本就精致的无可挑剔的五官在月光映照下,伴着这大片火红的彼岸花,两腮嫣红,朱唇微启,瞪大的眼睛里是他想要探究的光华。

    只是她恨不得吃了他的表情着实令他扫兴。

    刚才撞的那一下子不轻,看她鼻头红红的,青牧易有些心疼,刚伸出手就被秦小小警惕地躲开。

    “你要干嘛?”

    青牧易一愣,对于秦小小的不领情见怪不怪,严肃了面容,对她招招手:“过来。”

    秦小小把头别到一边:“凭什么?”

    这小丫头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

    她不过来,青牧易干脆就走了过去。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强力推荐

最新签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