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眼看书
当前位置:火眼看书 > 都市游戏 > 都市爱情 > 鉴宝玉瞳

第一章 开眼

小说:鉴宝玉瞳 作者:骠骑将军 更新时间:2019/12/16 20:17:19 字数:2121 繁體版 全屏阅读

    “妈你放心吧,我在外面勤工俭学已经攒够了下学期的学费和生活费。打过去五百块钱,给老爸买些营养品!”

    “我们挺好的,不要开工资就给我们打来。你在外面难,就是苦了你了!”。

    “你儿子厉害着呢,嘿!”

    电话那头母亲的声音带着哽咽,孙翔心中不是个滋味。

    孙翔和母亲聊了几句!挂断了电话后,在也忍不住了,泪水如断线般流落而下。

    孙翔家世小康,长相平凡,凭借自己的努力考取了应天大学,很是给老两口在亲戚和街坊邻居极间长脸。

    孙父是古玩鉴定师,在古玩店里坐堂,也是个体面的工作。盼着孙翔毕业,给他付个首付,眼见孙翔就要毕业,谁成想天有不测风云。

    孙父在古玩交易中打眼,赔了两百多万,不仅拿出家里全部的积蓄,还欠了一百多万的外债。一百万对普通的家庭来说就是就是天文数字。

    从此孙父在古玩行里混不下去了,被戏称为瞎子孙,心劲散了人也废了,再也不敢碰古玩了。

    也不让孙翔碰。

    孙翔自然不愿放弃,从小耳濡目染跟着孙父学了些皮毛,他犹记得,自高中时代就偷偷的用零花钱在秦淮河古玩一条街捡漏。

    如今他瞒着家里在古玩一条街淘宝,偶尔遇到小漏,够了生活费了!他不敢玩大的,几十一百多,顶多两三百。

    若是打眼了他是肉疼半天。

    应天六朝古都,文化底蕴深,古玩一条街千年历史,正是文人骚客出没之地啊!

    “小伙子看着眼熟没来看看货,有相中的物件算你便宜些!”

    孙翔正四处看货,便听见招呼声,抬头一看,地摊老板正笑眯眯的搭讪。

    “那就打扰了。”孙翔随便答应道。

    没做他想,反正他也是淘宝,在哪里看都是看。

    孙翔看的入神没注意道,摊主面带奸笑,眼中精光一闪而过

    看了一阵,孙翔不由轻微摇头,随后客气道:“老板,小子眼力不成,您这东西看不懂了!”,

    ‘看不懂’是古玩行里的行话,就是赝品的意思。孙翔十分谦虚了,加了一句小子眼力不成。

    摊主的物件也是实在不成,大多都是一眼假的物件,孙翔怎么说也是有些功底,摊主的物件怎么可能套住他。

    摊主闻言笑容丝毫不减,然后站起身,走到孙翔的身边。

    随后一把抓住孙翔,笑脸变冷面呵斥道:“小伙子才多大,就说我的摊子全是赝品,今天不把话说清楚你就不能走!”

    能在古玩市场厮混的人都是人精。地摊货也是基本上是十成十假,玩家能淘到货全靠眼力和手段,地摊能赚钱也全靠‘眼力和手段’!

    这些年孙翔没见到眼力,此时见识到了手段了。

    孙翔一时间不知说什么好,只能尽量和事,劝道:“摊主别激动您先松手,咱们好好说话!”

    见孙翔说话和气,摊主冷笑一闪而过,用力拉扯孙翔,一枚玉佩随着他用力从手中掉了出去。

    啪嚓一声,玉佩掉在地上!摔成了三瓣。

    看着地上的玉佩,孙翔傻眼了。

    “靠,我不是被碰瓷了吧!”孙翔心中不由爆粗口。

    摊主好似知道他心中所想,一脸心疼的模样道:“我的玉办扳指摔坏了,你得赔我!”

    摊主拽住孙翔更加不放开了。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孙翔心中怒火中烧。他不惹事,不过事来了,也不能怕事。

    “凡是得讲理吧,方才明明是你自己弄掉地的,你不能讹我啊!”,孙翔亮开嗓门、激动的说道。

    对付不讲理的人不能软,若是软了,就会蹬鼻子上脸。摊主就是不讲理的人,或者较不讲理更甚。

    “小伙子把话说清楚,明明刚才你把我的玉佩碰到地上,还冤枉我讹诈,讲不讲理了。”

    两人纠缠在一起,一时间谁也不让谁。摊主连一个小年轻都拿不下来,气的满脸通红,手上不由用力,孙翔跟本没想到摊主会用力,一个趔趄,摔倒在地上。

    好巧不巧的右手压在玉佩上,顿时在手上划出一条很深的口子,留了很多鲜血,染在玉佩上。

    摊主这时傻眼了,他这属于伤人了,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不由十分慌忙道:“不是我推的,他自己摔倒的,你不能讹人啊!”

    摊主的奸诈显露无疑,这个时候还在推脱责任。围观的人,纷纷对摊主之指指点点的。

    他们都没发现,染血的玉佩生出一道灵光没入孙翔的双眼中。下一刻,孙翔的眼睛便感觉一股清凉,十分舒服。

    眯着眼睛,坐在地上感受这股清凉,大约一分钟的时间,这股清凉才消失。睁开双眼,孙翔感觉整个世界都不同了,眼前的事物变得十分清晰。

    要知道为了上学,他挑灯夜读,眼睛有300°的近视,不过他习惯不戴眼镜,眼前总是模糊一片。此时眼前的事物变得清晰,让他十分舒服。

    也十分惊奇。

    随便朝摊位上一扫,物件也完全变得不同了,他察觉到有些物件星星点点有五彩的灵气,有一只玉观音上则是有浓厚的灵气。

    “难道!?”孙翔好似想到什么,忍着心中狂喜,面上不动声色,从地上爬起来。

    嘶!孙翔吸了一口冷气,手上的伤口疼啊。

    此时摊主依旧是一副喋喋不休的模样,见孙翔爬了起来,便道:“玉佩三百块,咱们这事就完了!”

    围观群众投来异样的目光,对摊主指指点点,让他面色发烧。这都什么时候,还想着讹人呢。

    “那咱们就说道说道了,那我的医药费怎么算!”孙翔都无语了,也不愿跟他多费口舌。

    还是按规矩走吧,反正受伤得有医药费。

    暑假期间勤工俭学也就能赚个一千多,交学费还不够!三百块钱对他来说是一大笔钱了!他一天的伙食费才10块钱,啃馒头吃咸菜,300块是他一个月的生活费。

    “小子,想讹人,老子闹到派出所也不怕!”摊主准备耍横了。

    “不跟你一般见识,我在你摊位上选一件小物件,咱们就两清了。怎么样!”孙翔翻白眼,十分不屑道。

    “成!”

    摊主见孙翔是病号,也想送瘟神,孙翔提议他立刻便答应了。

    孙翔将玉观音挑拣出来,揣进兜里,然后便道:“立个字据吧!”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强力推荐

最新签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