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蜂中文网
当前位置:新蜂中文网 > 科幻悬疑 > 推理侦探 > 一个神秘事件调查员的秘密笔记3

1、追杀

小说:一个神秘事件调查员的秘密笔记3 作者:杨吉 更新时间:2017/12/14 15:39:10 字数:5390 繁體版 全屏阅读

    “森哥,货已经装好了。”一个穿着背心,两臂纹满纹身的年轻人,对一个面色残暴的中年人说道。

    森哥两眼一眯,骂道:“老大,我们现在是出去交易白粉,你打扮成这个样子是不是怕人不知道我们是干嘛的?”

    年轻人有些畏缩的笑道:“我还真没想到,这样穿衣服习惯了。”

    森哥道:“别他妈扯淡,我告诉你们几个,大家都穿正经点,咱们已经不是专门砸场子那会的人了,这些年拼命干嘛?不就是为了做现在的买卖吗?你们都给我机灵点,如果现在出了岔子可不是到医院去缝缝针那么简单。”

    几个手下都唯唯诺诺的答应了,森哥抱着头在宾馆的床上躺到三点整,起身道:“行了,走吧。”

    五个人出了门,走在最后的将床上一个黑颜色的皮箱拎了出去,他们上了门口一辆黑色的商务车,一路疾驰向西而去。

    开了约十五分钟,到了一处人工湖,五人下了车向里步行,一直走到人工湖的尽头,是一处人造小瀑布,不过假山左侧还有一个,里面隐隐约约的透着灯光,此时正值盛夏,这个时间该上班的在上班,锻炼身体的还没到时间,所以没有行人。

    森哥有些得意的对手下道:“知道为什么我会挑这个地方吗?”

    一个年轻人道:“这里比较隐蔽。”

    森哥道:“狗屁,咱们这里隐秘的地方多的是,不是你这个说法,道理很简单,第一次交易白粉,对买家不熟,这行不讲规矩的人太多了,万一搞个黑吃黑,咱们谁都斗不过,所以第一次必须冒险,等这次赚到钱,咱们弄几把枪,以后就没必要怕别人了。”

    几个年轻人都献媚笑道:“还是哥脑子好使。”

    森哥有些得意道:“这年头出来混靠的是脑子,你们都学着点,别老让我心,顺子你和三儿把门口把严了,别让那些没事干的小屁孩钻进来。”

    说罢带着另两个手下走进洞里,洞里面没什么玄机,就是美化用的,不过因为洞内没有添置任何设施,所以老百姓进来玩的不多,倒是解手的人不少,加上又不是在台面上,清洁工人想起来过来清扫一下,更多时候则是放任自流,所以这里实际上成了一个厕所。

    森哥显然没有做过实地考察,对于这个他精心挑选的场地,刚进门就被一股味道熏得眉头直皱,他骂道:“这帮缺了德的,没有一点公德心。”

    这时守在洞外的顺子道:“哥,他们来了。”

    森哥立刻紧张起来道:“大家都警觉一点,别着了道。”

    他的一个手下伸手就要摸刀,森哥照头给了他一巴掌道:“脑子缺钙啊?这叫没事找事。”

    还没来得及教训第二下,两个人已经走了进来,只见这二人长的比较瘦销,看样子并不像一般意义上的黑帮分子,森哥暗中舒了一口气,堆出笑脸道:“你们两位谁是马老板?”

    一人根本就没搭理他,另一个人则面无表情道:“货呢?”

    森哥左右看看他们道:“我并不是不相信两位,只是这批货我是和马老板联系的,他不来,我可不敢随便出货,请多多理解,多谢了。”

    接着他摸出香烟想缓和一下气氛,不过这两个人没人接烟,其中一个将带来的箱子抱在自己的胸前,打开箱盖子,只见里面满是一沓沓的人民币,森哥眼珠子都瞪圆了,那人道:“你要是不想交易随便。”

    说罢就要走,森哥道:“哥们慢些,没谁冒着这么大的风险是出来的耍的,货在这里。”

    他的手下打开箱子,只见四大包白粉,那两人对望一眼,其中一个走上前,用小刀扎破袋子,捻了一点白粉尝了尝,点头道:“不错。”

    森哥有些得意的道:“那当然了,咱们可是有人的。”

    两人中的另一个道:“你这批货是找谁拿的?”

    他忽然说出来这么没头脑的一句话,森哥立刻警觉起来道:“你问这个干嘛?”

    那人表情有些阴晴不定的道:“我就想知道你的上家是谁,没别的意思。”

    森哥这时候才发现对方两人的衣服左侧微微扬起,而有一节发青的类似于管子的东西稍微露出来一点,森哥冲几个手下使了个颜色,洞外两人立刻冲了进来,几个人抽出身上暗藏的片刀,森哥道:“你们要是想黑吃黑,老子就和你们……”

    他“拼了”两个字还没有说出口,这两人忽然用常人根本无法看清的动作不知道从那掏出一把长弓来,只是他们的弓造型很独特,一次可以两支箭,他们的弓箭甚至比别人的枪械用的更加快,森哥五人还没反应过来,只听嘣嘣两声弓弦轻响,他四个手下各自心口中箭倒在地上。

    森哥吓得肝胆俱裂,货都不打算要了,转身就要跑,忽然觉得身子一轻,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人抵在了石壁上,一个人用匕首抵在他的喉咙上,森哥吓得大声道:“老大饶命,东西全给你,我什么都没看见,也什么都不知道。”

    那人有些残忍的笑道:“你撇清的倒快,难道你不想给自己手下报仇?”

    森哥道:“出来混就是这样,两位大哥饶我一条命,从此以后我回家服侍老娘去。”

    不等持刀人说话,另一人上来按住他的手,在脖子上一划,鲜血迸出,森哥表情立刻扭曲的不成样子伸手想抓对方,对方随便格了一下就把他推倒在地,拎起两个箱子,两步走出去,临出动手的那人虎着脸道:“这个王八蛋居然称呼我兄弟,找死呢。”

    森哥却在地上无声的挣扎着,他自己能够感觉到热乎乎的鲜血不断的从身体内喷涌而出,垂死挣扎时他摸到了一团如湿泥的东西,不顾一切的往伤口抹去,接着一路爬了出来,直到爬到,但是大量的鲜血流失让他渐渐失去了知觉。

    “马队长,你看这是个什么情况?”一个胖胖的公安,问身旁一个瘦得如猴子一般的警察,他用设备在洞内详细的寻找着线索,不过从紧皱的眉头可以看出没有任何具有价值的情报。

    过了一会儿瘦子直起身子道:“没有有价值的线索,杀人的是老手,而且用弓箭这种东西同时杀了四人,我想这个杀人犯不是一般人,应该是个武林高手了,你们有线索吗?”

    胖子眉头一皱道:“你要是这么说我可得给你介绍个人了。”

    铁伟峰和马队长坐在了的一间普通办公室里,当这个刑侦队长听完铁伟峰所言的极度诡异的事情,吃惊不小的道:“还能发生这样的事情。”

    铁伟峰道:“一切等那个脖子被抹了的人救回来后就知道了。”

    过了会一个警员火急火燎的跑了过来道:“报告队长,刚才医院来了消息,被害人因为脑部长时间缺氧,虽然抢救回来,但是也成植物人了。”

    铁伟峰和马队长对视了一眼,铁伟峰道:“没办法了,本来还想搞清楚这件事情,既然出了这种情况,那我就不多留了,还有情况要处理。”

    “大家现在看到的就是被北方矿业污染的当地水源,可以用触目惊心四个字来形容,而据当地村民介绍,这已经是该矿业集团第二次的污染泄露了。”

    一队报道的新闻记者站在一个村子的水塘边做着新闻报道,身旁的水塘简直变成了泥塘,恶臭扑鼻,炎热的天气下泥巴里蚊蝇横生,看来十分恶心,几个年轻的男女记者做过报道也是忙不迭的走开到一边才张嘴大口吸气。

    这时几个老乡走了过来道:“你们辛苦了,俺们也是莫有办法才找的电视台来报道,去找他们公司说理,门口的保安都不让我们进去。”

    年轻的女主持人道:“大爷,您放心,我们一定会去和他们联系好这件事情的,这里的生态环境确实被污染的很厉害,他们应该对你们赔偿,否则会有人来处理他们的。”

    接着记者们上了车子,向北方矿业当地的所建设的厂房而去,到了后女记者下车向门口保安说明情况,年轻人道:“你们等会,我先通报一声。”说罢进屋子拨打电话了,过了一会儿场子里面一个穿着衬衫的男人带着七八个小伙子走了过来,道:“你们这是什么意思,这件事情我们已经承诺负责到底了,你们过来算怎么回事呢?”

    女记者道:“您别误会,我们只是接到当地村民的电话,过来做实地报道,但是看当地的环境状况,你们应该还没有做出任何补救措施吗?”

    白衬衫道:“废话,这事情才出来,我们就是飞过去也来不及,我说你们能不能别这么咄咄逼人的。”

    女记者道:“可是我听当地村民说这件事情你们已经拖了十几天了,难道这十几天的时间你们连去一趟实地调查的时间都没有?”

    白衬衫眼一瞪道:“我说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是不是故意来刁难我们的,你们那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把工作证拿出来我看看。”

    说罢厂门打开,十几个人走出来把记者们围在中间,白衬衫指着年轻的女记者道:“我让你把工作证拿出来,证明了自己再做报道,我还怀疑你们。”

    他们并不是等记者自己掏出工作证,而是几个人打算搜身,几个男记者当然不同意了,那些人立刻脸色变了,虎着脸开始胁他们,场面顿时紧张起来,就在这时候白衬衫的电话响了起来。

    京郊一辆白色的宝马X5越野车上,一个身材瘦长,梳着分头的中年男人道:“老郑我告诉你,如果你敢打记者,也就不用干下去了,现在麻烦事够多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给他们点红包把事情了了,千万……”

    他话没说完猛然一件绿树遮天的乡间小道上,不知从哪里跳出了一个身材魁梧异常的男人,他衣着古怪,左手拿着一个造型奇特的大板斧,站在距离车头不远的地方,司机猛一脚刹车踩了下去,幸好两人都有套保险,不过车子还是不可避免的向那人撞去,车上人都以为要出车祸了,各自心中暗道:“不好。”

    不过出乎他们意料的是那人居然举起大板斧,对着车头一下砸去,轰的一声巨响,车子如失控的雪团,翻翻滚滚的越过那人的头顶向后直甩出去,接着又是轰的一声大响,玻璃四溅,车顶向下瘪进去一大块。

    手持板斧的步走到了车旁蹲下来超驾驶室看了一眼,只见两个人满头都是鲜血,双目紧闭一动不动,他没有丝毫停滞,走到树林里没一会儿就消失了踪影。

    过了没一会儿,副驾驶的人忽然睁开了眼睛,他警惕的左右看了看,确定没有人了,这才艰难的从司机的腰间摸出一个手机,拨通了急救电话,十分钟后救护车和消防车呼啸而至,虽然这次车祸比较严重,但实施救援并不困难,用氧焊切割机切开车门,就可以把人抬出来了,司机已经死亡,但是副驾驶的人却无大碍,医生测试了他的意识,道:“你需要通知家人过来吗?”

    他费力的点点头道:“我皮包里有个电话本,麻烦你帮我联系一个叫:铁伟峰的人,让他过来一趟。”

    医生照办了,随后将人送回了医院,并立刻实施了手术,活着的左手小拇指粉碎性骨折,右腿骨折,肋骨骨折,颈椎也受到了一定的伤害,但是没有致命伤,经过四个小时的抢救,基本没有大碍,进了病房只见一个身材消瘦,表情彪悍的三十多岁人已经坐在了里面,他看到这个人笑道:“老吴,终于等到今天了,信我的话了吗?”

    医生道:“不好意思,病人刚做过手术,需要休息。”

    那人道:“你问他自己是要休息,还是打算和我聊聊。”

    病床上的人虽然麻药刚过,还有些昏昏沉沉的,却道:“麻烦你了医生,不过我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他,麻烦您回避一下。”

    医生没再说什么将他抬到了病床上,离开了病房,老吴道:“没想到你说的是真的,我以为你是个疯子呢?”

    那人道:“如果不是看你现在躺在床上,我立刻就抽你两个嘴巴。”

    老吴苦笑道:“打吧,反正也不是没被你打过,我说铁主任,这次就算是我认栽了,我同意去了。”

    铁伟峰鼻子哼了一声道:“说的好像我求你去一样,你个老小子占老便宜了知道吗?要是不去避难所你就得坐牢,你的手下把记者打了,你自己掂量掂量。”

    老吴叹了口气道:“这个王八蛋,叮嘱了他的事情还是不照办。”

    铁伟峰站了起来道:“等你好了后就接你进去,但是有一点,进去后你就必须和外界断联系,和死了其实也没区别,你自己考虑,我刚接手了一个案子,对方有四个人被杀,还有一个成了植物人,你小子真算是幸运了,做了这么多缺德事硬是没得报应。”

    老吴艰难的露了个笑脸道:“好死不如赖活着,不管怎样我认了,可是我住院这段时间怎么办,他们能放了我吗?”

    铁伟峰道:“你放心,住院期间会有人专门保护你的,而且我们很快会为你办理转院手续,这里只是过渡一下而已。”

    说罢不再搭理他,大步走出了病房,消失在走廊尽头,路上铁伟峰的电话忽然响了,接通后是严处长的,她道:“赶紧回来,有任务。”

    铁伟峰道:“我这天天都在忙任务,敬爱的严处长,您什么时候能给我休息一天呢?”

    严处长道:“想休息简单,旷工一天不就行了,反正我是不会批的。”

    等铁伟峰到了会场,别的人都已经到齐了,他道:“不好意思,我刚从那里回来。”

    老李笑道:“知道你在工作,没人想扣你奖金。”

    严处长道:“到位了就赶紧做好,我们马上开始这次会议。”

    说罢屋子开始自动变成了一个放映厅,只见镜头里出现了一个风景优美,山体壮烈的地方,铁伟峰小声道:“要上自然课了。”

    严处长道:“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天池,大家应该都听说过天池水怪,历史上这个中国最深湖泊里不止一次的被人目击到有不明生物的出现,但是我们今天要说的却不是这个。”

    说罢照片一换,只见碧水蓝天下,巨大的天池沿岸旁有一株巨大的柳树生长其间,铁伟峰立马坐直了身子道:“我眼没看花吧,碎石摊上居然能长树?”

    严处长道:“你一点都没有看错,这棵树确实长在碎石滩上,据当地环境管理单位的同志介绍,这棵树出现的非常奇怪,碎石滩上是不可能有植物生长的,道理很简单我就不再做详细解释了,这棵树是凭空出现的,而且它的根须是长在外面的,也就是说它牢牢的将自己固定在那片碎石滩上,可以靠吸附空气中的水分存活。”

    铁伟峰道:“严处长,你是想告诉我们这棵植物很神奇,还是想说这里面藏有玄机啊?”

    严处长没有理他,继续翻出一张照片,只见那棵柳树的正面居然有一副诡异的笑脸,虽然褐色的树皮上看纹路还不是太清晰,不过因为照相设备分辨率很高,大家还是能大致的看出来这张笑脸上的五官,所有人都啧啧称奇。

    严处长道:“这是一个非常不可思议的现象,本来神秘事件调查的工作不是我们的范畴,但是大家应该知道我们的责任,尤其这件事情还是校长主动要求承接下来的,所以我们必须要办好。”

    这时一个长相的男人道:“校长会插手199所的事情,为什么呢?”

    严处长道:“你们每个人心里应该有数。”这句话一说,所有人都没声音了,就连铁伟峰都皱紧眉头沉思起来。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强力推荐

最新签约